宝运莱

dd
更多
首页 >> 故事集萃 >>宝运莱原创 >>财务总监篇 >> 祸起萧墙为哪般,一语惊醒梦中人
详细内容

祸起萧墙为哪般,一语惊醒梦中人

时间:2019-03-05     作者:治剖析计365【原创】

剖析受阻,老板举事


正梅拖着疲劳的程序走进办公室,各人看到她的心情就知道,一定是又被老板骂了!正梅找不到一丝半点的信心,坐在桌前发呆;但心田却是排山倒海、五味杂陈。


这一切都是从用友U9乐成上线后最先的。想想U9项目,这已经是第六次上线了。想到这里,正梅悄悄钦佩老板,一次失败,两次失败,一连五次失败,IT认真人都换了快十茬了,老板照旧坚持要上。终于,履历已往一个月没日没夜的酣战之后,第六次终于上线乐成了。但紧接着,正梅的恶梦也最先了。


那一天,正梅如往常一样,拿着三张报表走进老板的办公室,跟老板汇报上个月的业绩。正梅知道,老板的习惯是主要看利润表、有限关注资产欠债表、基本无视现金流量表。只是这一次,老板对利润表看的较量仔细,并最先问“为什么利润这么低?”。正梅对此早有准备,险些脱口而出:“我们的毛利降低了几多,销售用度增添了几多,主要是哪些项目增添的,治理用度增添了几多,主要是哪几个项目”。已往,每次当老板问完这个问题之后,基本上,正梅的汇报就告一段落了。然而,这一次,老板没有撒手,继续追问:“为什么毛利降低了? 


为什么这些用度项目增添了?”正梅无法马上给予回覆,只好领了使命回去了。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,这些年来,一直兢兢业业: 上市前的猖獗,上市后的战战兢兢,正梅为了公司的生长可谓是竭尽全力。关于老板的要求一直都是二话不说,全力以赴的,这次虽然也不破例。这样,一周后,正梅把视察剖析的效果拿到了老板眼前:毛利是由于哪些用度项目增添了,销售用度,治理用度划分是什么缘故原由增添了?本以为老板会知足了,然而老板的问题接踵而来:“哪些产品的毛利下降了,哪些产品不赚钱?用度哪些是合理的?哪些是不对理的?”于是,正梅再一次向导团队挑灯奋战,好禁止易,费了吃奶的劲,正梅把她明确的谜底拿到了老板的眼前,满心以为老板这回要给她一个知足的赞赏。然而,老板看完之后却老羞成怒:“荒唐! 这个产品怎么可能亏钱?!这个产品利润怎么可能这么高!”。老板余怒未消,接着责难:“你作为财务总监,怎么连这个都闹不清晰,你是干什么混的?!”那一刻,正梅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! 第一次,被老板这么嫌弃,她感受到亘古未有的无力感。可是无论怎样,正梅都照旧要去找寻谜底,不然很难再次面临老板。于是,正梅向导团队去寻根究底,为什么老板眼中的数据跟财务账簿中的数据会有这么大的差别? 终于,在经由近十天的起劲,正梅把可以找到的资源都动用了,IT的开发职员,生产部的,手艺部的,研发部的,采购部的,一个个的数据排查已往,终于真相大致理出来了! 原来系统内里的“平均”让一切都变了样。采购价钱的加权平均,这是第一次走形;再到生产线上,一道工序就平均一次,一道工序平均一次。好家伙! 六道工序加上尚有外发加工,每一次的产品差别,影响的水平差别。不但云云,再加上期初期末存货的因素,正梅终于抓到了真凶。然而,虽然找到了真凶,可是却无法回覆老板的问题! 惴惴担心中,正梅希望通过给老板普及财务知识,让老板知道,财务的数据是怎样被平均得来的,并不是各人不起劲。只是,至心无法告诉老板,哪个产品越发赚钱,每个产品的真正的本钱是几多。并且,每个产品差别的车间生产的本钱也是纷歧样的,很难简朴的告诉老板,哪个产品更赚钱,哪个产品亏钱。你想啊,我怎么知道这些产品用的是哪一个质料? 这些质料都被平均了几多次? 正梅盘算主意想劝说老板,着实不是不想告诉他,真的,基本上,算出真正的本钱就是一个神话啊!


无疑,这次老板的恼怒让正梅越发无法接受:“我要你们财务做什么?你们在给谁打工?就是要让你们告诉我连个本钱都算不清吗?”


正梅陷入了无边的沮丧之中,事情这些年来,正梅感受自己是起劲了的?瓢嗌硎赖乃,虽然不是名牌大学结业,但那时间的升学率并没有这么高,在同龄人中算得上是一个佼佼者。事情之后,也是一直在起劲学习,会计员、初级会计师、中级会计师、注册会计师,一途经关斩将考过来的。在几多人眼里,正梅都是一个认真生涯,起劲事情的人;也自认是对得起自己,对得起公司的。但曾几何时,在老板眼里,却酿成了这般的无用?正梅险些要嫌疑人生了! 但看着同伴们关切的眼神,看着这帮同甘共苦的兄弟姐妹们,正梅的大脑却异常苏醒:这段时间,同伴们都太辛勤了,自己的情绪绝不可影响周围的同伴!


约见闺蜜,借酒消愁


正梅慌忙跟同事交接了一下,拖着筋疲力尽的脚步,脱离了办公室。她险些无法呼吸,需要找个地方,先暂时逃离这个情形,这样的窒息快要让她活不下去了!她需要找小我私家倾述,倒一倒苦水,把满腔的委屈倒出来。漫无目的的走了半个小时,正梅拨通了闺蜜塔西雅的电话。真巧,她恰恰有空!正梅需要喝点酒才有勇气把这段时间的履历倒出来,于是她们约在了常去的谁人牛排馆。找了个角落坐下,点了两小我私家都较量喜欢的肉眼排和一瓶红酒。她知道,塔西雅最爱红酒配肉眼排。正梅着实并不是特殊喜欢吃牛排,而是越发偏素一些;可是她疼塔西雅,每次都迁就她的喜欢。这个事情狂,也就这点喜欢了,忍着吧! 现在天的心情适合一个清静的情形,这个牛排馆是再好不过了。


塔西雅是宝运莱咨询的首创人,由于公司营业不限地区,以是是典范的“空中飞人”。因此,多年来,正梅和她晤面次数并未几。可是两个纯粹的人在一起,却相知恨晚,无话不谈。正梅只知道塔西雅已往的履历以及现在的创业,详细做什么内容,并不是特殊清晰。正梅问过塔西雅许多次,想知道他们公司是否有和塔西雅相助的时机,可是都被塔西雅拒绝了,还振振有词,说若是公司不可被市场合认可,只是朋侪之间做的营业,公司是没有未来的。这是什么歪理? 好吧,不管她了。今天,正梅只想放空自己,想找小我私家好好的聊聊,她快撑不下去了。


塔西雅虽然人在上海,却由于项目聚会来晚了。在期待塔西雅的时间内里,正梅已经一杯一杯红酒下肚,有点微醺了。终于,塔西雅带着一阵风来到了。落座后,正梅给她倒了杯酒,牛排也上来了。塔西雅听着正梅絮絮叨叨地说着,也同样认真地切着牛排。正梅一度模糊,这家伙有没有在听啊? 她把牛排切的那么规整,那么认真不带一点停留的,果真听进去了吗?但冷不丁的,塔西雅会问一句,并勉励正梅继续说下去。终于,故事的或许正梅都说完了,塔西雅的牛排也切完了、吃完了。正梅已是半瓶酒下肚,塔西雅也喝完了半杯红酒。喊效劳员倒了两杯热柠檬水,撤了盘叉,惬意的坐定,似乎想打长期战。听着正梅聊的历程,塔西雅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:是什么让正梅云云痛苦?正梅没有事情谊愿?怎么可能! 她比谁都想把事情做好,她的起劲众人皆知。她没有能力?她学业上从会计员考到了注册会计师,公司这边从小公司一起陪同到现在,上市乐成也算是立下了汗马收获。现在,似乎一切都走进坦途,为什么正梅反而却苦不堪言?塔西雅不但谴责自己,这些年来,坚持不做朋侪公司咨询项目的做法是对的吗?直觉告诉她,应该资助正梅:“亲爱的,我很是很是明确你的感受,我能够体会你的痛苦和挫败,这确实是一个相当糟糕的感受! 可是也许,这是一个好新闻。真的,我不骗你。这个感受让你跨越,实现亘古未有的跨越,进入另外一片你从未进入的领地,于你未必是坏事。只是,现在你的酒貌似有点多,应该听不明确我说的话。这样吧,明天下昼我有空,你愿意去我公司么? 到时我们一起好好的聊聊。”“好”接下来,是塔西雅送正梅回家,把已经云中闲步的她交到她老公手上,才打道回府。


仙人指路,柳暗花明


第二天,正梅带着满腹的疑问和疑心来到了塔西雅的办公室。这家伙照旧一如既往的精明节俭: 办公室虽选在闹市区愚园路上,她却找了一个很是经济的楼宇,简朴可是适用。塔西雅在办公室的时间一个月也没有几天,她给了自己这个下昼真的难堪。


用拥抱打招呼已经习以为常了,两小我私家一起在茶楼坐下。塔西雅原先并不怎么品茗,但这几年来,越来越多的项目上结识的朋侪为表达谢谢之情,隔三差五地给她送茶,她竟然逐步地有些喜欢茶了,甚至能够品出其中滋味来了。每次朋侪相见,都不忘煮茶论天下。今天她喝的是肉桂。


“亲爱的,昨天晚上听了你的履历,很难受。”塔西雅直言不讳。


“是啊,我以为特殊痛苦,不知道怎么走下去,怎么面临老板,都怕跟他晤面了。你说以前公司小,一起上市以来,虽然累,但并不以为苦。哪像现在,历来没有这样的感受,像是走到了悬崖边,一不小心就会跌入万丈深渊!”


“明确!明确! 这样,我们是不是先抛开这些感受,虽然我也以为你们老板语言是有点伤人了。我想实验着去问你一些问题,看看通过这些问题能不可帮我们找到谜底?”


“公司谋划的焦点需求是什么”


“利润,现金啊,我以为应该就是这些了”


“这些虽然很主要,只是我以为老板们越发体贴的是: 公司今天可以生涯,明天是否还可以继续生长? 公司可以活多久? 这个应该是老板们最焦虑的吧,你说呢?”


“也是,确实,今天有利润,不代批注天有利润,他确实担心明天是否可以一连”


“以是我们是否可以总结一下,老板着实是体贴:公司的康健可一连生长!”


“可以这么说”


“那么哪些因素会影响公司可一连生长呢?我说的是要害因素,我们要怎么做才可以对抗那些林林总总的企业危害呢?”


“是啊,我们要怎么做啊?”


“我们做的剖析,可以做点什么呢?”


“我们都做了剖析啊,都告诉他数据问题出在那里?我们的用度高在那里了,毛利低在那里了;非要问我哪个产品利润高哪个产品利润低,系统算不出来,我也是无能为力啊!”


“我很是明确你的想法,我们先把能不可算的出来放在一边。我想问你的是: 老板为什么要知道哪个产品越发赚钱,哪个产品不赚钱,我想你应该明确这一点吧?”


“是啊,我知道啊! 若是很清晰的告诉他哪些产品赚钱,哪些不赚钱,那么他应该有越发无邪的应对之策吧。”


“是啊,那么你着实没什么可纠结的。我意料,你一定是担心数据是否准确。财务身世的我们通常需要一个准确的本钱数据,对吗? 尤其以你一直严谨的气概,应该要一分不差,你才定心吧?”


“是啊,这个不应该是我们做财务的基本素质么?”


“有原理,是基本素质,可是现在这个数据拿不出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。我想问你另外一个问题: 你以为这个数据的准确度在几多,老板着实是可以接受的。80%?照旧90%?”


“我想90%应该是可以接受的”


“好的,若是你现在不去追求100%的准确,就用90%甚至80%的准确度,我们是否尚有其他要领可以让老板想要的报表做出来?想要的谜底找出来?找出来之后,你可以显着确白的告诉老板,这个数据应该是在80%的准确度,有一定的误差,可是总体在可控规模之内,这样是否可以解决你们的问题呢?”


“应该可以吧”


“若是是90%的准确度的话,除了系统中现成的数据,我们是否可以找获得其他的解决计划,找到分产品的利润表,差别团队的利润表?”


“应该有要领,我回去琢磨琢磨。”


“没有关系,有手艺问题到时间我们可以一起讨论讨论,我们有现成的解决计划。脱离之前,再送你一个词,‘准确有度’“。




点击这里给我发新闻 seo seo
【网站地图】【sitemap】